玄宇俠道行-看清接受 面對真相

發佈: | 點閱:478

類別: 我見我聞  

斷捨離 開啟生命軌道的契機

無知 無覺 無情 成就永生金剛不壞之身

皇天菩薩心 起

入 玄宇俠道行

 

若非看清真相,又怎能毅然離開曾經視為家的太極門

若非認知釋懷,又怎能夠捨棄舊思維拋開小我的感觸

若非金豪光耀,又怎能斷去小情困局以成就大愛之心

 

緣起

     在我出生時,我的爸媽因為身體因素,為了尋求改善而進入太極門學習氣功,自我懂事以來,我就在太極門長大,三歲拜師入門,十歲正式開始練習氣功,太極門灌輸「以門為家」的觀念,加上「一日為師 終生為父」的信念,那裡也真的像一個大家庭一樣,除了上學以外,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時間,都是在太極門,每週有固定的研習、各式各樣的活動、互相彼此關心的師兄姐,感情好得比家人還好,我所有的好朋友、可以談心的對象、生活圈,幾乎都是在太極門,而我當時也認為太極門就是一個最好的修行團體,從小生長在那個環境學習成長,自然而然的形成對生命的價值觀與對生活的態度,當然,對於修行,也是從小就有這樣的觀念,掌門人教我們要「自己教自己」,人生就是「歸源之行」,看達摩祖師傳、聽掌門人開示、打坐、練氣功、修煉武術、學勇敢、學智慧、學突破…等等。

 

雙軌併進

     在太極門的點點滴滴真的很多,幾乎包含所有從小到大的回憶,以前學到「心氣合一」,好心念帶動好氣場轉動好運氣,這一切都很美好,但是,因為哥哥一直發生車禍的關係,媽媽不得不找尋解決的方法,當然也會想探究為什麼,認真修行有好心修好氣,不應該一直發生這樣的事情啊? 因緣際會媽媽接觸了「宇宙彌勒皇教」與「彌勒一貫道」,開始看了很多宇宙彌勒皇教的經典書籍(有興趣者可以參考:彌勒天書閣https://maitreya-books.com/),起先,我是抱持著擔心媽媽不知道接觸了什麼宗教,覺得好奇想要了解,就跟著開始看宇宙彌勒皇教經典,看了之後,發現經典開啟了我更深入浩瀚的修行觀,理解必須正視「業力」的問題,且不能以逃避心態、寵物心態視之,而宇宙彌勒皇教正是在教導如何面對業力、處理業力。在修煉玄宇功、打坐時,更可以明顯感受到自己的靈性的成長,這樣說也許有點抽象,但是確實在打坐時、練功時,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上氣的流動,以及一種說不上來,但能明顯感覺思路更加清明的改變,我也才慢慢理解跟身心靈的「靈」有關的一切,以前常聽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而如果要真的達到「自己教自己」境界,就是靈魂要轉變為「法身」,法身是在高度空間的自己,可以教導帶領自己修行,不然要怎麼自己教自己呢? 發覺看了皇教經典之後,對我修行層面有很大的啟發,後來報名了「宇宙彌勒皇教 五眼八神通」研習,正式的在正規且受保護的情況下學習第三眼功能,當時會將內化所學跟太極門的師兄姐分享,希望我在皇教學到的東西,可以讓大家一起更好,就這樣同時的在太極門與皇教修行同步併行,但對於兩邊不同的團體保持非常低調,不在太極門提到皇教,不在皇教提到太極門(可能是不想被認為腳踏兩條船的心態),那是什麼樣的契機,讓我做了抉擇,讓我慢慢的發現了真相?

 

契機一、祈福的震撼

     太極門是古老氣功武術修行門派,我從小學習氣功武術,展演練習的過程我們稱之為「練陣」,有打拳、打鼓、武術、各式兵器等種類的展演,每個人練的氣,匯聚很多人之後形成一個陣,在陣中帶入想傳達的心念,形成一種陣氣,讓觀陣者感受到陣所要傳達的意思,而武術陣開陣時,會意念太極門掌門人及祖師 (不過當我有法身後,我都是恭請我的法身,但這當然沒跟別人說) ,在陣中,可以很明顯的感受陣氣的流動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漸漸感受到比較難融入在這股陣氣中,每次練陣完都很累,雖然練陣的體力消耗非常大,印象中光暖身就要繞著中正紀念堂跑好幾圈,但是好像除了身體累,還有能量上的消耗,起先不以為意。

     直到有一次,有一個重大的武術展演活動,當時正在活動前的練習,我出的是武術鼓陣,在陣行進間,我感受到自己的氣場跟陣的氣場有些相斥,沒過多久,有一個動作是要躍上武鼓後,再往上跳躍做雙飛燕後落下著地,結果腳踝嚴重扭傷,整個腫大了好幾倍,當下就無法再上陣,改由預備手上場排演,當時我對那場展演很看重,因為要帶我當時的女朋友,現在的老婆圓誠去看我們的表演,我希望她可以跟我一起入門修行,因為有恢復的時間壓力,所以我就帶著圓誠,一起到當時新竹彌勒皇教研習中心找聞真菩薩祈福,直覺覺得這個事情要找皇教的菩薩才能幫助我,但是不想特別提到受傷的原因,只有跟菩薩說是扭到腳,菩薩看到馬上說:「這扭的也太嚴重了吧!這鐵定是受到某種力量的干擾。」當聞真菩薩天眼一觀看,就看到我在一個黑色的氣場中,在做武術的動作,並且看到我在一個鼓陣之中,有暗黑的力量在干擾,我的法身受傷,我當下心一驚,驚訝於天眼畫面的真實性,透過祈福的力量, 天皇把暗黑的力量收掉, 皇母在我身上灑了淨瓶水。說也奇怪,我那腫了好幾倍的腳,居然還真的趕上了正式活動展演的那一天,而且還是能做出相同難度的動作,完全感受到祈福的力量,體會到身心靈是這麼的息息相關,靈性受傷身體接著受傷,靈性處理後,身體好的速度令我非常驚訝,但心中也留下一個疑惑,怎麼武術陣裡面,會有這樣的力量呢?

 

契機二、宮體破裂 砍掉重練

     也許是因為慣性的關係,或是從小根深蒂固的觀念,認為太極門是很好的地方,所以就算感受到武術陣裡有不對的力量,還是繼續練陣、繼續研習、繼續參與,當時還想著,也許因為我有在皇教修行,才有這樣的機會幫助太極門處理掉一些不對的力量,這種幫忙及貢獻的心態。太極門弟子每年都有特定的活動,其中包含了一些古老傳統儀式、表演活動等等,我有個機會代表太極門弟子在傳統的儀式中,表達對掌門人的尊敬與感謝,念誦一段感謝文並磕頭答謝,對當時的我來說,那是一個很大的榮耀,在好幾千人中脫穎而出的機會,很難得且可遇不可求的機會。當天活動後,我卻頭痛欲裂,從來沒有這麼痛過,甚至在幾天之後,從高雄要回新竹的路上,頭痛到感覺真的快不行了,在高速公路上幾乎不能開車,開沒幾分鐘,就要趕快找交流道下高速公路停車躺一下,完全是硬撐的狀態。當下在身旁的圓誠非常的緊張,趕快打電話給媽媽,媽媽馬上幫忙找了剛好在高雄的歷生菩薩進行隔空祈福,過程中驚險萬分,更看到我宮體整個破裂,透過天皇、皇母的力量緊急幫我修補宮體,從早上七點開到下午五點,從高雄開車到新竹花了比平常多好幾倍的時間,終於才平安的到家。

因為這次真的很嚴重,休息過後感覺還是沒有完全好,於是又跟聞真菩薩報到,結果祈福時,我自己的天眼畫面,看到從太極門的門徽中,衝出一股帶有很強烈掠奪攻擊的力量,一種要置我於死地的力量,要掠奪我的宮體,那是我修行二十幾年的成果阿!(後來才知,那除了此世修行成果,更是要奪取我累劫慧根,根本是要置我於萬劫不復,面對這要掠奪我好不容易、辛苦修行鍛煉成果的事情,我心中吶喊:「怎麼會這樣?」那不是一個掌門人也在場的儀式嗎?那不是在能量最強的太極門總部嗎?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啊?我很不能接受,但是,是我自己的天眼畫面看到的,我也不會懷疑,只是一直問自己為什麼?從門徽裡面衝出這樣的力量,這是我從小視為家的太極門耶!這個問題,我默默地放在心裡,沒有跟任何師兄姐說,也許是我也還不想面對,幫著太極門想一些可能的藉口,只是沒像以前這麼積極參與,但還是會出席固定的研習活動°

     回憶此段,慣性的力量真的很難撼動,都快沒命了,還是會去,可見那是多麼根深蒂固,可見對那裡的感情是多麼的深厚;有些修行團體的鎖鏈,往往都是以無形的枷鎖牽引著鎖定的靈魂慧根,讓人此生此世甚至永生永世無法達成生命本體的目標 : 成神成佛。當時是初入皇教修行,靈魂的質能初步提升,因為初學,還不熟練處理頻率,戰鬥系統亦不足,所以就變成靈界中的肥羊,這真真正正如實的感受到靈界「物競天擇 適者生存」的道理,方知靈魂一定要強壯,才有保護自己的能力。皇教所教導的「玄宇太極功」是接通天地正氣透過神佛教導、法身引導,所練習之成神功法,真正身心靈全方位兼顧的功法,也感謝這樣的功法,讓我慢慢地恢復了宮體,當真可以說是砍掉重練,在調整的過程中,我的第三眼功能慢慢地具足與茁壯,與法身的連線更是緊密與自然。

 

 契機三、看清真相 斷捨離

     第三眼慢慢茁壯後,我開始好奇從小接收到的修行的目的-「人生就是歸源之行」,意思是說在死後可以回歸到「太極門的那個地方」,跟現在這麼要好的大家,一起繼續在一起,在天上繼續當太極門的一家人。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我想看看那是什麼樣的地方? 有一次,我在靜心打坐時,透過第三眼功能看到歸源的那個空間,那個空間的步調非常的緩慢,時間慢速了好幾倍,幾乎像是一個靜止的空間,有點封凍的感覺,整個呈現灰濛濛的一片,沒看到什麼生命,看到了一塊塊的石塊很像是墓碑,其中一個最大的石塊上,刻著太極門,這跟我想像中的差異很大,不是說「那個地方」如同極樂世界,大家在天上仍是快樂的一家人嗎?又再次的觸碰到了我心裡的問號,果不其然,當中的各式的力量接踵而來直接對付我,所幸當下的我已成長茁壯,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更是要面對這一切與我有關的業力與頻率,透過天皇、皇母的教導,處理掉那空間中枯死腐壞的各種邪靈,他們就是一種抓交替的概念,不斷的透過新血靈魂去滋養邪靈之能量,而進入的一波一波靈性,並非進入極樂之境,而是靈魂能量被抽到乾枯殆盡後,入其墓碑之中,此第三眼畫面呈現,歷歷在目,處理後也讓我自覺往後的日子,不能再逃避,要更勇敢的面對一切,遇到妖魔邪靈,即奮力處理頻率。

     之後在某次的大型活動中,在聽掌門人開示的過程,我閉眼打坐,突然間第三眼畫面看到,我和很多師兄姐在一個大廳上,紫袍的觀世音皇母突然出現在大廳外,用很慈祥又很有能量的話對我說 : 「你在這修行就到這裡為止,接下來要跟著我去進行更高的修行。」接著就看到我和圓誠與家人,就跟著皇母走出了那個大廳,隨著皇母往上的空間而去,當下我的心情好激動,那是一種好複雜的情緒,就像要離開一個待很久的家鄉一般,我哭了好久沒辦法平復,更甚至隔天上班,完全無法專心工作,於是打給媽媽又說又哭,心想到底發生甚麼事,但內心深處、靈魂本體卻前所未有的安穩,更明白也更輕鬆,於是我知道這是自己靈魂最想要的選擇,也是我此生的目標與使命,就算明白會被所有的人誤解,就算瞭解將會被從小最親近的朋友仇視與懼怕,我仍是下定決心,走向這條真正的成神成佛之路。唯有如此,才有能力去解救更多的眾生,包含曾經誤解我的所有眾生,更唯有如此,才能真正面對一切,邁向大愛之行。事後,再以第三眼功能回溯其境,若非皇母及時帶離我們,我們將再被其後之邪靈鎖定與困住,邪靈形成一道一道的枷鎖,欲將我們重新栓在那空間當中,無法通向真正成神成佛之行,所幸得皇母及時搶救,避過此劫,更在這回溯過程中,恭請天皇、皇母教導處理掉當時的這段頻率。

 

契機四、三無 成就金剛不壞

     從認識皇教之後,因為知道皇教才能處理業力的問題、祖先的問題,我們家幫祖先賜法名後,家中的狀況改善很多,所以如果有師兄姐遇到無法解決的困難,苦尋不到解決的辦法,就會推薦可以找皇教的菩薩處理、或是給 彌勒皇佛命名拔渡,當時師兄姐很感謝我告訴他們這個可以處理的機緣,我們也認為能真正幫助到別人很開心,然而過沒多久,發生一連串的事情,某天太極門總部忽然派人,要求曾經給菩薩祈福、幫祖先賜法名的師兄姐集合,嚴厲指責我們這樣的行為是背叛太極門,並且要在祖師壇認錯,我們家,成了背叛者、眾矢之的,當時還要求所有曾經在皇教改過名、處理過祖先的人,寫悔過書跟掌門人懺悔,非常不合理,而我在一場被要求參與的大型集會中,在沒有心理防備的情況下受到言語的打壓,整夜的約談,我試圖解釋,認為不應該在沒有了解的情況下,就這樣把一個讓我成長很多的宗教貼上標籤,我說明了看法,並請約談我的總部師兄姐要批判前請先了解,不能不分青紅皂白用先入為主的觀念指責,況且皇教是國家核准的宗教,更有其經典紀載,經典白紙黑字讓任何人都有管道了解皇教,清清白白,希望他們可以聽得進去,但,一點用都沒有,更甚至找了一些網路上不知來源的抹黑皇教的文章,給圓誠的爸媽看,企圖影響他們對我們家的看法,當時我們才剛要準備結婚,而我被從小到大的好朋友們誤解,沒有解釋的機會與權利,因為這是來自太極門總部直接的認定,你!就是有錯!就是背叛!我的爸媽也受到了很大的攻擊與傷害,被一個幾乎付出了所有的團體攻擊,身心嚴重受創,要定期去看身心科,過了好久才走出這段陰影,而我也是壓力過大,躺在床上好多天暈天眩地,無法起身,這段時期真的是很痛的領悟。

 

     這不是講求愛與和平的團體嗎?這不是教我們要有包容心、同理心的團體嗎? 我的初心也是為了幫助需要幫助的師兄姐,我從不認為到底做錯了什麼!為什麼不能有宗教自由?為什麼不能選擇精進自己? 為什麼不能選擇幫助祖先脫困?難道從小灌輸我要忠於本門,只是一種束縛?只是為了團體的利益?我的身心靈都受到了很大的煎熬,除了人的攻擊,靈性上的攻擊也不曾間斷,我被攻擊後的幾天,整個人完全無法下床,癱在床上三天,有種腦袋功能受損的感覺,後來經家人攙扶到醫院就醫,醫生檢驗是得了耳石症,醫學上認為是耳石由於疲勞、外傷或其他不明原因,影響了平衡功能,使人產生劇烈的眩暈的症狀,但因為第三眼的功能,我非常清楚的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,絕非壓力使然而已,更是排山倒海的靈界頻率干擾,我看清真相,更面對看清的一切真相,透過第三眼功能,不斷的學習處理頻率,處理到太極門背後的許多頻率,大至九尾狐系統,小至小鬼、蛇精,經歷了這個過程也讓我明白,真相總是殘酷,唯有成為面對真相的勇者,才能真真正正的通向成神成佛之路,而一切都是過程,當這劇本經歷過,才會有成就金剛不壞的能量與契機。這段日子,我從心中從滿滿的不諒解、不開心,到後來無知、無覺、無情,我接受天給我們這樣的劇本,刺激我們一家原本平凡、平靜的生活,是一種被逼成佛的劇本,而且是要成為大佛的系統,所要面對的事情考驗絕非簡簡單單,透過「有知」變成「習知」最後「無知」;「察覺」到「得覺」而後「無覺」;「有情」變成「盡情」最後「無情」,即是後來 彌勒皇佛所教導之「三無」的境界。

     在皇教修行,法身在宇宙天國會有自己的永生家園,不需要回歸到一個不屬於自己的空間,修的是自己的道行與法力,做的是自己的功德福德,白話一點舉例,有機會有屬於自己的房子,何必寄人籬下,何況有時我們連判斷房東是不是好人的能力都沒有,對你好的人,不一定是真的對你好,世間真真假假,唯有智慧的提升,才能洞悉一切的假象;唯有變得的茁壯,才能面對弱肉強食的世界;唯有修得法身,才能自己教自己,真正了解自己;修行,一直是我生命的目標,所幸有了這樣的過程,讓我體會到了努力的方向,遠比努力的程度更重要,也感謝上天給我這段痛徹心扉的過程。

     每個人有著不同的劇本,有著不同的因緣際會,但天有天律,誰都不能抹煞掉眾生成佛的機會,這一百年後不成神便成鬼,「以人為本」的修行,一百年後都是空,每個人都有機會選擇,要投資這一生還是投資永生?不要輕易放棄自己的機會,選擇寫出親身的經歷跟大家分享,就是希望大家能抓住這個一世成佛的契機。

『相信 自己可以成神成佛』

『相信 這個世界不是像肉眼所見這麼簡單』

『相信 第三眼功能是真實的存在』

『相信 救世主已經來到人間 就是 南無 彌勒皇佛 陳金龍』

 

離開太極門,走出了以人為本的修行,

進入宇宙彌勒皇教,開啟成神成佛的道路!

感謝

十方宇宙無上正法金剛 南無 聖上無極 彌勒皇佛 陳金龍

十方宇宙無上正法如來 南無 聖上無極 彌勒天皇 陳金龍

十方宇宙無上正法普濟 南無 聖至無極 彌勒觀世音皇母

弟子 正為(叩首)